一个傻白咸,专业ooc,副业文青。大脑基本都是洞,所以也没什么智商。

© 薄荷箫箫
Powered by LOFTER

【杰佣】驯化 (上)大龄单身男杰克先生是个冷血杀手

  • 主杰佣副园医

  • 你以为这是个严肃的正剧吗?不,其实是(不太好笑的)搞笑向√

  • 所以大家的性格都很微妙,请小心食用,祝用餐愉快


啊呃——

       吃痛的叫声传入医生艾米丽的耳中,她一挑眉头“艾玛?哪个臭男人敢动我家小可爱!”医生带着一身‘我是你老子’的戾气大步流星向声音发出地,结果刚在监管者身后的汽车探一点头便坐地上了。杰杰杰杰克?!心跳愈响愈烈,汗水打湿鬓发软软的贴在脸上,医生做了几组深呼吸,稳了稳心神又探出身。专心破译!园丁瞧见医生的身影,无声的做着口型。

      医·一秒怂·生迅速转身并同手同脚的向电机走去。哈…哈哈,这可是小可爱的要求呢,我怎么可能不听小可爱的。医生僵着手脚神经质的戳电机,她怕得要死,浑然不知身后流动的空气中隐藏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啊-——

       至此,在场的四人无一幸免。

 

庄园内——

       医生处理着自己和园丁的伤,气得脸都绿了“不就是个姨妈红的骷髅干吗,他以为他老几 l ?@ ?@ ?@ ?@ rsds鄕⑴唾楬?"??f:\clr\bi”园丁安抚的拍拍医生的手,语气轻轻“看来是只未驯化的杰克,那么……”医生惊喜的抬头,询问道“他?”园丁笑了笑,算是认同了她的猜测.


于是……

     “萨贝达先生,请帮帮我们!”园丁双手合十望向佣兵所在方向。佣兵侧坐在窗沿上,懒懒的打了个哈欠“哦。”医生听了来精神了,双眼放光仿佛踏入了商场“很好,让我来搭配出战衣物!”佣兵瞥了这个自说自话的女人一眼,没去管。因为…“你这么大衣柜只放同一款衣服?!”惊了好么。园丁凑过来一看,衣柜中挂着一排佣兵所属团队的制服,数量可观“就某方面而言还真是厉害呢~”“不管他厉不厉害…”医生无奈的望着园丁“看来我们要…唉,艾玛。”园丁一打哆嗦,回想起曾一度被贫穷支配的恐惧“这可是孩子的奶粉钱,孩他妈!”医生握住园丁的手,坚定道“为了伟大复兴,孩他爸!”园丁手一转,回握住她“嗯,为了伟大复兴!”

       佣兵:……

       这两个人真的不是演(xi)员(jing)吗

 

那么,过了一段时间~

      佣兵抬头看看满脸期待的的医生,又低头看看手里的衣服,不确信的道“这是给我的?”明明拒绝都快写脸上了医生还是坚定的点点头“嗯嗯。”“我…”佣兵欲言又止“你先出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 好哦。”咔哒——

        门关上了“唉……”

 

另一面监管者区域——

      “哼了哼,哼哼,嘟嘟嘟噜嘟,嘟了嘟了嘟…”这是一间充满优雅气息的房间,每件家具都精心挑选、护理并且铺上了最甜美的玫瑰。男人坐在过长的餐桌边,一根手指缓慢的、一下一下敲着桌边“艾玛·伍兹,艾米丽·黛儿,都是老熟人了”他突然笑了,短促的却也是愉悦的,仿佛在为老友相逢而开心。笑完接着向下看“哦?”他停下敲击的手指“这个不知道叫什么的Lucky Dog又跑回来了。”这个人最狡猾,一直藏在不为人知的某处,等到队友为他铺好路才会现身。再接下来…“奈布·萨贝达…”没见过的人“职业是,佣兵!”男人一下站起身,椅子倒了也不在意,他身形又细又长,形如鬼魅拉开堪比皇帝的巨大衣橱,喃喃“是个佣兵,没见过的小先生。我应该好好打扮,呼呼……”他想了想手伸进去捧出一顶假发,用总算还保持人类状态的右手抓了抓蓬松的小卷毛。恩,手感还是那么好。绅士杰克先生满意的笑了。

 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24 )